☆☆☆☆☆☆禁止转载☆☆☆☆☆☆
狼队/贱虫/jim&blair/茸米
一条很懒很懒的咸鱼
会时常删不满意的图

茸米茸合志《We've Only Just Begun》小说部分文本试阅

超豪华茸米合志!不来一发么! 荒野: 明天(16-Sep-2016)晚上七点左右会在微博以及lofter发布宣传以及预售链接 这里是先行的文本试阅。 合志共104p,包括十一名作者: Cover @in a minute Illustraion @梦的飞行记录 @烧花 Comics @有點!失!智! @栗子 @椒肉丸 @YUU Novel @墨汁 @荒野 @Vinoro @荆侵 以下为四篇小说选段。 明天发布宣传时,会在微博转抽很厉害的奖品~ ❤之后会在这里附上微博链接❤ 感谢大家的支持!・ω・ 墨汁 米斯达曾做过无数个梦,梦里的他或是孑然一身,踽踽独行,或是扬起双手,张狂起舞,那时的他身处一隅窄小空间,又好似同时位于他能想到的所有地方。米斯达这次做了一个梦,梦里的他与他人相伴而行,坐在一辆火车上沉默相对,不知来途何地,不知归路何方。火车外他看到沙尘弥漫,封锁视线,星云在空中扭曲出怪诞的光,车厢似在宇宙中凌空行驶,以时间为轨,向永恒进发。他注视着巨大行星的底端自窗口掠过,光影明灭,柔化了对方的脸部线条。他看到周遭一切都在向他们挥手告别,所有东西都模糊不堪,停滞不前,他的意识也随之飞快抽离,又被迫跌回躯壳之中。他在清醒与迷蒙之际睁着双眼,一时不知自己存在目的为何,然而看到对方依然坐在那里,便能安下心来,知道此时的他尚能与另一人并称为“他们”,而不是只剩“他”这单一个体。他自那无数纷乱梦境中醒来时,梦里不知自己身在其中,醒来便也清清爽爽,无所牵挂;他自那一个鲜活梦境中醒来时,梦里知道自己身在其中,醒来只觉悲从中来,不可断绝,竟然不愿清醒,宁愿一直与那虚假人形做伴。 荒野 “命运由人的本质决定。本质则是那些被称为‘节点’的东西。当一个人站在十字路口,不论他向何方走去,都会是殊途同归。”他抬起自己的胳膊,金色的光芒从手心溢出,又缓慢幻化成形,显现出另一条金属般流光溢彩的手臂,“所以我也没能救下布加拉提。” 米斯达烦躁地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我早就说过,你不需要自责,谁都不会觉得他们的死是你的错——谁敢?!老子崩了他。” “不,不是这个意思。”乔鲁诺的声音依旧很轻,“我从没有过这样的想法,它本身就是对他们的不敬。你还记得威尼斯的教堂吗?布加拉提在那里受伤了。我为他治疗,”他瞥了缩在角落的路易一眼,语焉不详地带过了黄金体验的能力。“他却已经失去了生命体征。”他停顿几秒,迟疑着该如何去讲述接下来发生的诡异情况。 “可他没有死啊?” “是的。” 乔鲁诺显得有些疲惫,他把脑袋靠在米斯达的肩旁,闭上了眼。“后来他也没再拥有脉搏和体温,就像一具会动的尸体。他的生命恐怕本该在威尼斯结束,可命运却远远没有到头。” 米斯达沉默下来。窗外的车灯透过残破的窗帘缝隙一闪而过地打在他脸上,又随着引擎的轰鸣驰骋而去,只留下视网膜上被灼伤的光斑,在颅骨深处隐隐疼痛。 记忆中被忽略的画面逐渐被挖出,他回想起布加拉提断裂的手掌,又或是外露的骨骼,无数的碎片汇聚在一起,便成了那双早已失去焦点,却还依旧反射着阴沉天空的眼睛。 灰尘 平凡中捎带的不凡重又出现,并就着无限扩大,膨胀充斥着他们的本身,那种无法用言语描述的心情似乎只有通过大喊出声才能让它找到一丝宣泄口,来展现他们此时此刻的心中所徜徉的东西。 一个人的疯狂只叫疯,到了两个人却成为了狂。人从来是群聚生物,相撞在一起才能将血液中的狂热发挥到极致,才会有不一样的化学反应。 这是如此奇妙的东西。 速度表中的指针在不断向右移,身后似乎有其他汽车紧追不舍的轰鸣,又似乎没有,在大雨淅沥中变得模棱两可。 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乔鲁诺想。 ——这比什么都好,好过麻醉药、海洛因、迷幻剂,好过玛丽莲·梦露、斯特劳菲特,好过劳拉·克劳馥,好过帕梅拉·安德森,好过披头士的音乐,好过阿姆斯特朗登月,好过兰波、莫里森的迷药,好过自由,好过生命!* “我们回不去了!既然迪奥能找到我们,估计一切都已经被他摸透了。” “那就走吧!” “走!” 走去哪呢?那又有什么关系?平凡已经离他们越来越远,那又有什么关系! 走吧!我们还拥有这么多! 有车!有枪!有硝烟!有鲜血!有意大利的夜晚!有一个同样向死而生的人陪伴! 走吧!享受肾上腺素上升、头皮发麻的感觉!享受枪与玫瑰的洗礼! 走吧!一路向西!一路往北! 荆侵 乔鲁诺一张开嘴,听见了金属片之间撞击的清脆声响从喉咙深处响来,接着他连续吐出了无数只飞舞的机械鸟。那些机械鸟的翅膀很锋利,甚至划伤了他的嘴唇和口腔。在梦中他感觉不到疼痛,只有血滴滴落在地上。鸟群以极快的速度飞离他。周围一片昏暗,但是他能看见那些机械鸟挥动着精致的翅膀,像深海鱼群一样在自己的脑袋顶盘旋。在乔鲁诺停止呕吐之后,机械鸟们纷纷站在了镀金的栏杆上,它们还在用那冰冷的金属音色唱着:“Volare!”乔鲁诺不认得这些鸟,他环顾四周后,朝着那些娇小的鸟儿们问:“我的机械鸟呢?”他的声道因为被划伤,发出的声音也十分沙哑。而在乔鲁诺发问之后,那些机械鸟突然停止了歌声,完全静止下来。 请期待明天的最终宣传❤

他和他

白天以为要交一篇5000字论文于是喝了咖啡,谁知道延期了………完全睡不着的情况下写了一点茸米小片段,博君一笑。我也不知道有没有OOC😂没写过真难把握😂如果OOC了请告诉我,我一定改的。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声明:他们不属于我,他们属于原作,但愿他们属于彼此。 他和他 1.乔鲁诺在成为passion的boss之后就很少笑了,总是紧绷着一张脸,虽然身为boss情有可原啦——但是特利休还是为此可惜了一阵子。2.才15岁的少年,那么少年老成可是要憋坏的,在经过几个月的观察之后,特利休意外发现乔鲁诺只有当面对米斯达的时候才会放松,眉毛和嘴角的弧度都不一样了。回想起同生共死的那几天,特利休恍然大悟,内心骂了一句:狗男男。3.又憋了几个月,特利休终于在和米斯达一起吃饭的时候忍不住问出了困扰她多时的问题。“喂,米斯达,乔鲁诺和你做爱的时候也是那幅坐怀不乱的表情么?”4.米斯达差点成为被批萨呛死的第一人。他疯狂的咳嗽声引来了餐厅里所有人的围观。即使米斯达努力凶恶地扫视他们,也总有不怕死的想听八卦。5.“什、什么!!!?什么做、做爱是什么!!?你、你在问些什么!!!”米斯达抹着咳出的眼泪,瞪大了眼睛,震惊地用气声嘶吼着,脸涨的通红,也不知道是害羞的还是被批萨呛的。6.“竟然还没得手…………乔鲁诺也太失败了。”7.平复下来的米斯达表情依然纠结,眉毛皱的在帽子外面都可以看得出来。他脸上还带着未消退的红晕,眼角的泪珠还没有擦干净,就严肃地对着特利休说:“不要瞎说。”8.特利休觉得,怪不得呀!看上去是挺带劲儿的!都想拍一张带回去做香水模特儿了。9.“你看,我观察了这么久,发现乔鲁诺只有看到你的时候才会有点笑意,看上去才像是个少年。你喜欢吃披萨,员工食堂花样最多的不就是披萨么。你当副手到现在有出过几次任务么,没看到弗葛累的像头牛,每天都恨不得揍你一顿么。上周你说想要个水床,没过几天你的办公室里不就有了么,真信那是员工贡献奖呐。上上周你说想找人讨论电影,没几天就有一个电影小组,乔鲁诺还是组长,真以为是整改员工业余活动呐。上上上周,你…”10.“别、别说了!”米斯达被特利休步步紧逼,严肃的表情也维持不住了,忍不住慌乱起来,不敢再看特利休,只好盯着眼前吃了一半的披萨,自欺欺人似的粗声喝止了特利休。脸却越来越红,就连耳朵都开始泛着粉色了。要是刚才特利休是端着把枪的话,即使有性感手枪帮忙,米斯达也要体无完肤了。11.“而且前天你在办公室睡着了之后,我一不小心看到乔鲁诺偷偷吻了你…”12.米斯达倒抽一口凉气后差点没回过来,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脸已经红的和披萨上的香肠一个色号了,特利休从最开始的吐槽忍不住变成了担心对面的人会不会爆炸。13.“…的额头。”14.一片寂静。15.米斯达尴尬地放下手,简直要在特利休玩味的眼神中无所遁形。脸色变了几遍,最终一拍桌子:“买单走人!”16.特利休意味深长地目送着米斯达踉跄着骑上乔鲁诺送他的哈雷,手忙脚乱地点了几次火之后逃似的飞驰而去。然后给乔鲁诺发了一个短信:“我要gucci的新包。”17.回到passion总部的米斯达烦恼的不得了,谁会在意乔鲁诺看见自己有没有笑啊!光是看他的金发和蓝眼睛就挪不开眼神好嘛!18.混乱了一晚上的米斯达第二天躲在厕所努力地想着不去找乔鲁诺例行汇报的方法的时候,猝不及防遇到了来放水的boss。经过特利休的提醒,米斯达注意了一下乔鲁诺的嘴角,似乎是一种微笑的弧度,配合着深海一般的蓝眼睛,简直要溺毙在其中了,米斯达捂住心口突然快速跳动的心脏,心想,完了,是不是食堂高热量披萨吃太多得三高了。19.虽然不是故意看到的,但是米斯达在没有躲过的例行汇报之后,还是忍不住脸红地感叹了一句,比15岁应有的大很多啊——